︿

最高院:委托贷款的利率上限是否应当参照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定?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华夏资本联盟综合 2021-05-14阅:2237

摘要:因委托贷款属于《贷款通则》规定的贷款类型,且已纳入国家金融监管范围,可见,委托贷款兼具金融借款与民间借贷的特点,人民法院确定委托贷款合同的利率上限时可参照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则。

裁判要旨

因委托贷款属于《贷款通则》规定的贷款类型,且已纳入国家金融监管范围,一审法院将本案案由确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并无不当。委托贷款合同的主要权利义务体现了委托人的意志,委托人享有贷款利息收益等合同主要权利,并实际承担贷款风险。可见,委托贷款兼具金融借款与民间借贷的特点,人民法院确定委托贷款合同的利率上限时可参照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则。

案例索引

《南京友谊华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华联商厦服饰有限责任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案》【(2020)最高法民终1299号】

争议焦点

委托贷款的利率上限是否应当参照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定?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

(一)关于合同效力问题

五上诉人主张,案涉资金并非来自“德金1号”,且不属于平安德成的自有资金,平安德成未获得金融机构的放贷许可,《合作框架协议》未实际履行,《合作框架协议》《委托贷款委托代理协议》《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应属无效。

经查,平安德成一审提交的证据,“莱商银行的单位活期存款账户交易明细”显示:2017年7月25日莱商银行发放的7.9亿元,2017年8月3日发放的108580000元,2017年8月11日发放的149170000元,2017年8月5日发放的152250000元,均来自“德金1号”。莱商银行“委托贷款还款客户回单”显示,委托方名称为平安德成,每笔偿还利息均显示了贷款金额,并与上述各笔款项发放金额相互印证。一审法院认定平安德成出借资金来源于“德金1号”,具有证据支持。

2017年7月14日,莱商银行与华联集团签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约定莱商银行接受平安德成的委托向华联集团发放该项委托贷款。华联服饰、金盛置业、金盛家居、王华对该贷款提供了担保。当月22日,平安德成与华联集团、华联服饰、金盛置业、金盛家居、王华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对案涉委托贷款及担保事项作出约定。《合作框架协议》晚于《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签订,但协议内容与《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内容基本一致,进一步印证了委托贷款及相关担保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五上诉人关于《合作框架协议》属于通谋虚伪表示而无效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

《贷款通则》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委托贷款,系指由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及个人等委托人提供资金,由贷款人(即受托人)根据委托人确定的贷款对象、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监督使用并协助收回的贷款。贷款人(受托人)只收取手续费,不承担贷款风险。”可见,委托贷款属于法律规定的贷款形式之一,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及个人均可作为委托贷款的委托人。平安德成是案涉委托贷款的委托人而非贷款人,莱商银行发放贷款的行为亦不属于《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规定的非法金融活动,五上诉人以平安德成未获得金融行政许可为由,主张案涉借款行为无效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五上诉人上诉主张,根据《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第八条、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商业银行应确保委托资金来源合法且委托人有权自主支配,且不得接受委托人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发放委托贷款。平安德成将其管理的私募投资基金账户资金委托莱商银行发放案涉贷款,因违反前述规定而无效。本院认为,《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发布于2018年1月5日,而案涉《合作框架协议》《委托贷款委托代理协议》《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均成立于2017年7月。五上诉人依据合同成立后施行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主张案涉合同无效,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五上诉人关于案涉借款行为无效,其仅需按照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支付资金占用费的上诉请求,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复利以及逾期利息计算问题

《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华联集团未能按照协议约定按期、足额偿还任一笔贷款本息或其他任何应付款项时,从逾期支付之日起,应按照逾期未偿还款项金额的0.1%按日向平安德成支付违约金,直至逾期款项足额清偿之日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约定,借款人不能按期归还贷款本息,贷款人有权在本合同贷款利率基础上,根据违约金额和违约期限,按每日0.1%计收罚息。根据上述约定,对案涉本金和利息未按期支付的部分,平安德成有权计收违约金/罚息。《合作框架协议》及《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均未就复利作出约定,一审判决将平安德成诉讼请求中的违约金理解为“本金逾期的罚息”和“延付利息的复利”,与合同约定不符,但未超出合同约定及平安德成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维持。

因委托贷款属于《贷款通则》规定的贷款类型,且已纳入国家金融监管范围,一审法院将本案案由确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并无不当。委托贷款合同的主要权利义务体现了委托人的意志,委托人享有贷款利息收益等合同主要权利,并实际承担贷款风险。可见,委托贷款兼具金融借款与民间借贷的特点,人民法院确定委托贷款合同的利率上限时可参照民间借贷的相关规则。本案受理于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修订前,按照修订前该司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在计算复利、罚息时,已经将当事人约定的按日0.1%计算调整为按年24%计算。由于一审判决第二项中的“复利”计至该部分款项全部清偿完毕止,如债务清偿时间过长,利息、复利、逾期利息的总和可能超过以全部贷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金额。但因出现此种情况需要较长时间,远超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故本院对原审法院的处理意见不予调整,由执行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以案涉借款利息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予以执行。

五上诉人还主张,一审法院剥夺其辩论权和申请调查取证的权利。经查,一审法院于2019年6月19日召开庭前会议,组织证据交换及质证,并于当日第一次开庭,于2019年7月8日组织补充质证,于2020年5月19日再次开庭听取各方当事人的补充意见。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对各方提交的证据均组织了质证,进行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各方当事人充分发表了意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与待证事实无关联、对证明待证事实无意义或者其他无调查收集必要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五上诉人之一金盛置业申请一审法院调取案涉资金来源的证据,因案涉委托贷款所用资金已从基金托管行兴业银行转入受托人莱商银行,并由莱商银行发放给借款人华联集团。金盛置业申请调取所谓资金来源的证据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联,一审法院不予准许并无不当。五上诉人关于一审法院剥夺其辩论权利和申请调查取证权利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