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担保财产的担保登记和转让规则梳理及简析

字号+ 作者:张涵 来源:金融法律评论与实务 2021-09-14阅:2172

摘要:本文通过梳理《民法典》施行前后我国担保财产的担保登记制度及转让要求的内容,结合《国务院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央行《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自然资源部《关于做好不动产抵押权登记工作的通知》等规定,分析我国担保财产的担保登记和转让制度的变迁及其影响。

本文通过梳理《民法典》施行前后我国担保财产的担保登记制度及转让要求的内容,结合《国务院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央行《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自然资源部《关于做好不动产抵押权登记工作的通知》等规定,分析我国担保财产的担保登记和转让制度的变迁及其影响。

一、《民法典》施行前的动产担保登记制度

我国动产担保登记制度起始于《海商法》《民用航空法》和《担保法》的施行,定型于《物权法》的实施。民法典施行前,形成了由各自管理机构负责登记的分散式动产担保登记体系,航空器抵押登记由民航管理部门负责,船舶抵押登记由海事管理部门负责,应收账款质押登记由信贷征信机构负责,动产抵押、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登记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登记由证券登记结算机构负责,知识产权质押登记由相关知识产权登记机构负责。

国务院颁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对我国动产担保统一登记进行了规定:国家推动建立统一的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公示系统,逐步实现市场主体在一个平台上办理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但该条例只是原则性的规定,在《物权法》的分散式动产担保登记体系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仍面临很多问题,如何解决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建设面临的问题,如何建设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是推动我国动产担保融资的关键性一步。

二、《民法典》施行前的非典型担保的登记制度

对于所有权保留、融资租赁、应收账款转让、保理、让与担保等非典型性担保措施来说,也并非所有的非典型担保措施都没有相应的登记制度。例如对于融资租赁来说,为了保护出租人对租赁标的的所有权,最高院早在2014年就出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规定出租人办理动产抵押登记的方式来限制承租人随意处分租赁物并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虽然该规定在法理上存在一定的争议,但在司法实践中,却确确实实使融资租赁有了一个可以登记并对抗第三人的方式和途径。应收账款的转让和质押也可以在信贷征信机构进行登记。但我国此时的多头的登记规则不利于发挥担保物权的公示效力,也不利于查阅和掌握登记内容。

自2019年开始,我国针对担保物权登记制度也做了诸多制度改进,在建立全国统一的动产担保系统方面,人行征信中心的动产融资平台已经为应收账款质押、租赁登记、保证金质押等担保权益登记提供了完备的全国性登记系统。同时自2019年4月份开始,上海和北京的动产抵押登记已试点在该平台进行动产抵押登记,抵押权人和抵押人不再需要去当地工商部门经形式审查后才能办理动产抵押登记,可以直接在该平台提交登记材料进行登记。

此外,我国已建立的全国工商企业信息查询系统,事实上已起到了动产抵押全国范围的公示及查询作用。工商部门在办理企业动产抵押登记后,会将动产抵押登记信息录入该系统,并进行公示,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该系统查询到企业的动产抵押信息。

三、《民法典》中关于担保登记制度的规定:明确登记对抗原则,删除具体登记机关规定

《民法典》第403条的规定确立了动产抵押的登记对抗原则:“以动产抵押的,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民法典》第641条第2款是对于保留所有权模式登记对抗原则的规定:“出卖人对标的物保留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第745条是对融资租赁模式登记对抗原则的规定:“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民法典》第768条虽未明确规定保理模式的登记对抗原则以及保理人在受让取得的应收账款上的权利的性质,但通过与第414条的体系解释,大抵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保理人就受让的应收账款上所取得的权利,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这些规则与《民法典》第403条的规定一脉相承,且《民法典》删除了《担保法》、《物权法》中对具体登记机关的规定,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民法典在典型担保和非典型担保领域确立了统一的登记对抗原则,为日后建立统一的动产抵押、权利质押及其他担保措施登记制度留下了发挥空间。

四、《国务院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以及央行《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动产和权利统一担保登记

2020年12月22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国发【2020】18号,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提出,将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以及应收账款质押等七大类动产和权利担保纳入统一登记范围,由当事人通过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自主办理登记。当事人对登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合法性负责,登记机构不对登记内容进行实质审查。《决定》明确,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制定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和应收账款质押统一登记制度,推进登记服务便利化。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具体承担服务性登记工作,不得开展事前审批性登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不再承担“管理动产抵押物登记”职责。

2021年5月19日,央行发布《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征求意见稿》”),旨在对《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进行修订,落实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服务。相较于《决定》,《办法征求意见稿》通过列举加兜底的方式明确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范围,其规定:“纳入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范围的担保类型包括:(一)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二)应收账款质押;(三)存款单、仓单、提单质押;(四)融资租赁;(五)保理;(六)所有权保留;(七)其他可以登记的动产和权利担保,但机动车抵押、船舶抵押、航空器抵押、债券质押、基金份额质押、股权质押、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质押除外。”《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征信中心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办理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通过该系统进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社会公众可以通过统一登记系统查询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查询人须先行注册为统一登记系统的用户。担保人为单位的,以担保人的法定注册名称进行查询;担保人为个人的,以担保人的身份证件号码进行查询。查询人还可以向征信中心申请提供查询证明。

五、《民法典》中关于抵押财产转让的规定:抵押财产的转让不再需要抵押权人同意

抵押权的追及效力是指抵押权人追及抵押物而行使变价权并以其变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与利益,不因抵押物的归属或者占有的变动而受影响。[1]我国的民法理论和司法实务均承认抵押权的追及效力,但《物权法》中并未对其进行明文规定。《担保法》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未通知抵押权人的,转让行为无效。《物权法》延续了《担保法》的立法精神,明确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

从上述规定我们可以看出,我国虽然承认抵押权的追及效力,但为了维护抵押物转让后的交易安全,在《民法典》颁布之前一直采用限制抵押物转让的方式来维持抵押物的转让与抵押权的追及效力之间的平衡。《民法典》第406条颠覆了此前的规则,不再限制抵押财产的转让,只要求抵押人通知抵押权人,与此同时,《民法典》也保留了当事人在抵押合同中约定限制抵押权转让的权利。

六、《担保制度解释》对于抵押物转让问题的完善

《担保制度解释》第43条对《民法典》第406条内容进行了完善,明确了当事人约定禁止或限制转让抵押物,不论该约定是否登记,均不影响抵押物转让合同的效力。但如上述约定进行了登记的前提下,即使该抵押财产转让给他人并进行了交付或登记的,抵押权人虽然无权主张抵押物转让合同无效,但可以主张抵押物的物权变动无效(受让人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导致抵押权消灭的除外)。

七、自然资源部《关于做好不动产抵押权登记工作的通知》的配合调整

2021年4月,自然资源部发布《关于做好不动产抵押权登记工作的通知》(自然资发[2021]54号,以下简称“54号文”),要求增加记载“是否存在禁止或限制转让抵押不动产的约定”栏目,对于解决抵押登记实务中的具体问题,落实《民法典》《民法典担保制度的解释》的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54号文明确在“抵押权登记信息”页、“预告登记信息”页均增加“是否存在禁止或限制转让抵押不动产的约定”栏目,要求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根据申请在该栏记载当事人转让所抵押不动产的约定情况,具体来说:

●有约定的填写“是”,抵押期间依法转让的,应当由受让人、抵押人(转让人)和抵押权人共同申请转移登记;(即此时需要抵押权人同意才能转让抵押财产)

●没有约定的填写“否”,抵押期间依法转让的,应当由受让人、抵押人(转让人)共同申请转移登记。(即此时转让抵押财产只需要抵押人与受让人共同申请转移登记,不需要抵押权人同意)

鉴于《民法典》第406条对于《物权法》第191条有关转让抵押财产需经抵押权人同意作出了原则性修订,故54号文依据不溯及既往的原则进一步明确:《民法典》施行前已经办理抵押登记的不动产,抵押期间转让的,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予办理转移登记。

八、启示

我们理解,《民法典》及其配套的《担保制度解释》等中对于抵押财产转让的规定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抵押权实现的难度,抵押权人只有在能够提供证据证明抵押财产转让会损害其利益的前提下,才可以要求抵押人将转让所得的价款向抵押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而在实践中相关的证据提供存在难度,且即使抵押权人可以提供上述证据,其抵押物的转让价款也很可能并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对于剩余债务来说,债权人仅能要求债务人进行清偿,存在较大的交易风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该条规定回归了抵押权的本质属性,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建议抵押权人在签订相关抵押合同时约定抵押物不得转让,且在抵押合同签订后根据央行《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及《关于做好不动产抵押权登记工作的通知》等的规定及时办理抵押登记,以尽可能地减少交易风险。

[1]:邹海林:论抵押权的追及效力及其缓和——兼论《物权法》第191条的制度逻辑和修正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