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仓式减持!长江健康股东拟套现近10亿,背后隐现神秘富豪

字号+ 作者:郝美平 武占国 来源:野马财经 2020-09-06阅:1190

摘要:9月2日,长江健康(002435.SZ)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拟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在距离长江入海口不远的张家港,有一个与华西村齐名的、被誉为“长江之花”的长江村。

改革开放以来,长江村率先走上工业发展道路,在这里诞生了苏州村企第一家上市公司——长江健康,而长江健康背后的掌舵者是郁全和家族。

如今,以器械起家,又跨界大健康的长江健康,已经成为长江村的标志。不过,一则清仓减持公告,将这家低调的企业推至镁光灯下。

9月2日,长江健康(002435.SZ)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拟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清仓减持拟套现近10亿

长江健康主营医药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提供妇产科专科医疗服务,以及电梯导轨等机械产品的销售。

公告显示,本次清仓式减持的主体中山松德和杨树恒康分别是长江健康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截至6月30日,杨树恒康持有长江健康80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51%;中山松德持有长江健康1.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6%,以上均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如果以9月2日长江健康4.26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杨树恒康、中山松德将合计套现约9.57亿元。

事实上,这并非两大股东首次披露减持计划。早在今年2月8日,杨树恒康、中山松德就曾宣布计划自公告披露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拟清仓减持所持长江健康股份。

让人意外的是,截止到9月1日减持计划期限届满,二者均未减持所持公司股份,却在9月2日,继续发布减持计划。为何在减持计划内不减持,现在却减持?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长江健康,对方表示:股东发布减持计划,他们就公告了,减持原因是企业资金需求。

长江健康在公告中也称,减持是股东企业资金需求。长江健康表示,清仓减持的两位股东“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减持不会影响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经营,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图片来源:长江健康公告

长江健康两大股东的清仓式减持,对公司的影响直接反映在股价走势上。9月2日晚间发布清仓减持公告后,9月3日,长江健康跌幅2.58%,9月4日再次跌去1.45%,收盘于4.09元/股,市值50.55亿元.

有券商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18%的减持,对于公司股价会形成抛压,不排除引发股票的二次反应,导致股价大跌。

目前,长江健康的第一大股东是长江润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江润发”),现在清仓减持的是第二大和第三大股东。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在层层股权穿透后发现,长江健康的第四大股东北京杨树创业投资中心(下称“杨树创业”)和第三大股东杨树恒康背后其实是同一人——杨仁贵。

天眼查信息显示,天蓝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层层子公司实际控制杨树恒康(第三大股东),杨仁贵是天蓝控股的董事长。而杨树创业(第四大股东)的控股公司杨树成长投资,董事长也是杨仁贵。此外,杨仁贵还是长江健康的副董事长。

图片来源:天眼查

那么,因为对长江健康股票的清仓减持,而推至台前的杨仁贵到底是何许人也?

公开资料显示,杨仁贵,1966年生人,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工商管理硕士,算得上是高级金融人才。他曾任博雅软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法国Atos origin集团中国区资深副总裁、KPMG亚太区高级咨询顾问。

目前杨仁贵是杨树资本集团董事长,京蓝控股集团董事长。值得注意的是,杨仁贵还是上市公司京蓝科技(000711.SZ)董事长,新天科技(300259.SZ)董事。

跨界转型大健康,隐现“关键人物”

杨仁贵进入长江健康要从2016年说起。2016年1月,停牌半年的长江润发(2019年改名为“长江健康”)发布重组预案,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长江润发集团、杨树创投、平银能矿、平银新动力、松德投资合计持有的长江医药投资100%股权资产。

此前,长江润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江润发集团”)本来以机械、电梯等传统产业为主。但是,集团第二代接班人郁霞秋是医药专业出身。2001年春节,本来是无锡市妇幼保健医院肿瘤科主任的郁霞秋,在父亲郁全和的要求下,回到长江润发,担任副董事长、副总裁。

2007年10月,郁全和将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交到女儿郁霞秋的手上。

来源:《江苏最美人物》节目截图

有了医学背景,本来做机械的长江润发图谋转型。2015年,A股市场大幅下跌,长江润发公告停牌。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长江润发集团与贝斯特进行协商,设立了长江润发张家港保税区医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长江医药投资”),由长江医药投资收购Bestime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贝斯特医药(亚洲)有限公司、海南海灵化学制药有限公司、海南新合赛制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长江医药投资的股东包括长江润发集团、杨树创投、平银能矿投资、平银新动力投资、德松投资。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杨树创投,杨树创投成立于2012年,是由杨树成长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杨树成长”)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成立,杨仁贵是法人代表。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从长江健康,到杨树成长再到京蓝科技,杨树仁作为董事长、董事、法人代表穿插于各个公司任职。

杨仁贵也成为长江润发转型大健康重要的推手。在一系列复杂的资本运作后,长江医药投资顺利收购上述几家药企,并成功装入上市公司长江润发,成为上市公司的资产。

“旧怨”未了

全面转型大健康后,长江健康继续收购医药企业的步伐。2018年7月,长江健康的子公司长江医药出资9.3亿元收购了华信制药60%的股权,其中付给华信制药的董事长马俊华8.41亿元。

华信制药是药品制造、医药经贸于一体的综合性制药集团,主打产品是阿胶、鹿角胶、龟甲胶等,是中国阿胶行业十大品牌。

收购本是看好华信制药在阿胶行业的优势。然而,2018年之后随着阿胶价格的提升,阿胶产品的销量和市场规模增速下滑,行业规模增速也降低。

长江健康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减少19.85%,净利润1.62亿元,同比减少4.74%。

业绩利润双降。不过,如今长江健康的问题恐怕不只是股东清仓式减持以及上半年业绩下滑问题。

今年以来,长江健康已经收到深交所下发的三份关注函和一份问询函。这几份函件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关于长江健康和其二级子公司华信制药之间的纠纷。

以阿胶行业龙头东阿阿胶(000423.SZ)为例,2019年亏损4.4亿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8402万元。

行业龙头出现大幅亏损,华信制药又怎样呢?

长江健康2019年年报显示,华信制药报告期内亏损1352万元。长江健康称,因阿胶行业形势发生了较大变化,山东华信制药经营业绩出现极大幅度下滑。

此外,2019年长江健康亏损3.72亿元,其中,因为收购华信制药而引发的商誉减值,也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2019年,累计商誉减值8.46亿元,其中收购华信制药时形成的商誉就达6.64亿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当初收购之时,双方签署了业绩承诺,对于付给华信制药董事长马俊华的8.41亿元,根据业绩完成情况,分期支付。2019年,长江健康方面认为华信制药完不成2019年度业绩。

所以,今年3月在发布年报之前,长江健康审计工作组进入华信制药,结果遭到马俊华组织人员多次围堵,阻挠审计。审计不成功,长江健康认为华信制药可能业绩滑坡并认为已经对华信制药失控。

之后,双方进入诉讼阶段,一方要求支付业绩补偿款,一方则要求支付股份转让款。长江健康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表示,目前双方仍处于诉讼阶段,

上文提到的减持幕后高手杨仁贵,作为长江健康的董事,在后者发布2019年年报时,杨仁贵认为长江健康在治理中存在对华信制药的失控问题,“无法确认2019年年度报告是否真实、完整”。

和华信制药的“旧怨”未了,如今股东清仓式减持,再添“新愁”。

你觉得股东减持会影响长江健康后续的股价吗?你之前是否听过杨仁贵?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