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激辩:当我们谈论“价值投资”,是在讲故事还是在谈价值?

字号+ 作者:于世明 来源:投中网 2020-06-17阅:186

摘要:怎样的PE投资是“讲故事”,属于PE/VC的“价值投资”究竟又是什么?

齐泽克说疫情会结束,但旧时代不会再回来了。打破旧时代的事情很多,资本市场上的每一只黑天鹅都算数,“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上的所有人都在谈论新冠疫情、国际形势、注册制、新基建,都被认为是前所未有的变化契机。当然变化的背面即是不变。

凯辉基金管理合伙人段兰春感叹,从2018年开始,每个人都在讲冬天来了,去年开论坛也讨论穿越周期,今年新冠疫情爆发,各种不确定性带来的还是“难”,“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对投资人来讲,我们面对的永远是不确定性”。

不确定性里寻找价值正是讨论投资的题中之义。但我们在讨论价值投资的的时候,究竟是在讨论什么?

“价值投资的概念、哲学是从二级市场来的,没有人真正讲过什么是‘一级市场价值投资’,二级市场透明度比一级市场高很多,实事求是讲一级市场有一半以上的投资人以讲故事为主,什么是价值投资大家的理解不一样。”

华盖资本创始合伙人鹿炳辉为这场PE讨论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怎样的PE投资是“讲故事”,属于PE/VC的“价值投资”究竟又是什么?在这场名为“震荡市场下的PE价值投资”的巅峰对话里,8位PE投资人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试着剥开这颗洋葱。

把脉趋势

谈论价值投资的基点是从中长期的趋势中寻找机会。假如把中美经贸脱钩视为一种中长期的可能性,那么对中国科技制造业的影响和机会是什么?

麦星投资董事长崔文立认为,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中心的地位,不会受到削弱,将来应该会进一步的加强,最主要是3点原因。

第一,西方的制造竞争力衰弱;第二,中国人才积累20年,厚积薄发;第三,全产业链本土的市场。更进一步讲,对各个领域门类的进口替代和技术升级可以视为是广泛的机会,崔文立说,“我们投的微软和电动汽车上游技术供应链,包括医疗设备医疗器械生物医药也是在全球技术升级范围下,国内的企业显示出持续的竞争力和大的未来发展的前景”。

鹿炳辉则持续看好创新性技术、消费和制造业升级。“创新的技术、老百姓衣食住行相关、跟生产优势相关的,这三个方向无论未来的国际贸易关系怎么变化,我们都认为是存在巨大的机会,这个是不确定性当中的确定性。”

资本市场制度改革以及疫情的冲击,也给中长期的趋势变化形成影响。

东方弘泰资本管理合伙人马云涛表示,注册制一定会令企业的境内上市越来越方便,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有一些问题尚待解决,比如一级市场投资与二级市场衔接的问题。

此外,他认为疫情爆发至今几个月,人们的消费习惯已经出现变化,包括线上教育、游戏等行业在几个月里进展迅猛,进一步讲,人与人之间的联通通过互联网解决了很多,“下一代的万物互联也会有大量的机会产生,结合疫情短暂的影响,也加速了整个社会智能化进程的发展,我们也在观察,哪些需求是长期需求”。

一切变化都是机遇,马云涛这句话很能代表投资人的自觉性,“如果这个世界一成不变,我们就没有存在的道理”。

调整策略

进一步讨论价值投资,必须构建有效的策略。可以这么说,价值投资是理念,投资策略是战术,理念要长期坚持,战术则必须随机调整。

深圳担保集团副总经理蔡涛的策略有“两个不投,一个尽快”,首先坚持不熟悉的产业不投,没尽调清楚的项目不投。“在投的成熟的项目,我们会希望他们能够趁政策的红利尽快走向资本市场”。

高特佳作为老牌PE笃信研究发现价值,投资创造价值。高特佳投资集团CEO黄青称,在香港生物科技板的新政出来之前,他们就布局了很多有硬实力的生物制药企业,此次疫情爆发,也有一些投资的IVD检测企业受益不少。这些企业除了有核心技术,还有一个特征是管理实力强,“面临疫情的冲击和影响,管理好的、模式好的机构和公司,5-6月份很快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去年的收入和利润水平”。

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李磊指出两点,第一,在线教育企业活跃用户数大幅提升,背后是用户在消费场景里的心态转变,“很多家长都不知道K12还有在线辅导,通过这轮疫情,大量的家长、老师接受了一个非常深刻的群体教育,所以疫情会很深刻地改变K12教育辅导行业未来的竞争格局”。

此外,他还强调了投资头部企业的重要性,“再去审视投过的企业,基本上头部企业受到疫情的影响比较小,即便是线下零售业务受到短期的冲击,但是从最近几个月的数字看起来,头部企业恢复得很快,从现金流到销售业绩恢复都很快”。

投资的纪律性也很重要,苏世民自传里最令人难忘的是黑石关于“不要亏钱”的原则。鹿炳辉将其归纳为两点,守纪律,并且注重配置策略。

“市场上大多数的基金管理人讲起投资策略来和方法流程都有很成熟的思路,给LP讲故事也讲的不错,但是不要亏钱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守纪律,你讲的东西是不是真正觉得是对的?你认为对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在每一个项目的时候都按照你认为对的东西坚持?”

价值挖掘

“如果想做到像苏世民老先生这样一单都不亏损是很难,我们只能说心向往之而不能至。”摩根士丹利人民币基金联席主管周熙坦言,为机构和个人LP创造能跑赢大市的α,GP就做到了价值挖掘的基本要求。

周熙表达了自己的几个观察,从2008年至今,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新兴市场共享了这一波科技泡沫。因此全球科技企业的估值都很高,因此二级市场回调之后是PE面对的集体挑战,继而是寻找价值的思路将会发生变化。“如果按照小周期的理论,可能过往过多注重一二级市场的差价,或者是资本市场的对接这些方面,而在价值创造这一块做的没有发达市场那么多,所以现在跟机构做交流的时候,会经常讨论到的是如何加强帮助被投企业做价值的创造。”

直接地说,就是行业上专注化,运营上专注化,让更多的专业人员投入到投后管理当中来。周熙说,尤其要注重深化能力圈,为被投企业赋能。

马云涛同样认可在当下投后愈发具有的价值,“做好投后管理是PE面临很重要的课题,每家机构都在加强这方面工作。帮助被投企业成长,给他们赋能、创造价值,是我们PE要好好努力耕耘的方面,再加上资产组合的逻辑,才有可能让基金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收益。”

李磊则再次强调的研究对价值投资的重要性,对某个学科或者市场,要时刻保持前沿的关注,把业务、行业、市场增长研究透了非常重要。

“鼎晖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在不断地围绕着我们聚焦的几个领域做工作,包括怎么样形成行业分工,尤其是专业化分工,团队从上到下研究资源该怎么配。在经济环境比较受挑战的时间点上,注重团队研究水平的提升,是我们认为做一级市场价值投资非常重要的基础”。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