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亿的背后是万亿?龙头私募“同门兄弟”正浮出水面

字号+ 作者:郑孝杰 来源:华尔街见闻 2021-12-28阅:2085

摘要:主权基金“操盘手”有谁

业内龙头私募机构管理规模在近几年持续攀上高峰。

从数百亿到上千亿,乃至如今的可能数千亿的当量,私募机构的能力和能力正在不断提升。

而这并不只是通过私募基金来完成的。

事实上,除了以私募机构之“名”发行的私募产品和理财产品外,还有成批的国内外机构的账户,通过各种途径接手着“私募明星”的服务。

这些私募机构的“同门兄弟”账户会有哪些?

它们又和哪些私募界的明星们或有关联?

“越跌越买”露真相

隐性的关联不会在热门的个股上展现,但一定会在冷门股上露头。

年内的农业股就是这样一个“冷门”。

根据私募龙头机构淡水泉的看法,农业股是它们的研究重点之一,因为农业现代化行业空间特别大,跟其他行业也是弱相关。

于是我们看到,2020年一季度,淡水泉旗下五只基金在跌势中成为北大荒的新进股东。2020年8月起,北大荒股票持续杀跌,截至目前累计跌幅为25%。同期淡水泉仍在“坚定持有”。

而和它一起 “坚定持有”的还有两家主权财富基金。

包括2020年一季度同时进入北大荒前十大股东的“挪威中央银行—自有资金”。

以及另一家主权财富基金机构——“加拿大年金计划投资委员会—自有资金”。

后者是今年才入局的。但挪威养老金一直与淡水泉保持同进同出之姿态,至今未退。

“操盘手”是谁?

那么挪威养老金的背后是谁呢?

这要从一个早期的故事讲起。

作为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养老金一直用一种标准而体系化的方法管理自基金。

早在2005年,挪威养老金就开始涉足中国股票。2007年该机构在上海成立分支机构,通过内部投资团队直接参与中国股票投资。

2010年开始,挪威养老金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上升,决定将旗下资金“分仓”给中国市场化的投资机构。

最早期中标的中国机构便是淡水泉,香港对冲基金行健资产也在列。之后,高毅资产也拿到了受托额度。

此外,淡水泉的首个海外长线基金客户就是加拿大年金,这个机构也是是市场化颇高的海外养老金,秉持高风险偏好,被业内称为“进击的巨人”。

截至2020年末,加拿大年金通过委外模式投资中国二级股票市场的规模接近百亿元人民币。

与挪威养老金一样,加拿大年金也是通过招标物色中国投资人,近两年高毅资产,百亿量化金戈量锐均陆续拿到委外额度。

由此看,上文提及的北大荒持仓中,淡水泉与两家长线资金一同出现的情况,或许不是巧合。

“巧合”不少

与北大荒类似,顺丰控股的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这种内资和外资的“巧合”。

今年二季度和三季度,淡水泉与挪威养老金共同位列顺丰控股十大股东,同时还有外资机构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

业内信息称,淡水泉也是其委外投资人。

由于海外长线资金稳定性更强,委外投资人不需要频繁应对申赎,可以在部分投资标的中担当“压舱石”角色。

再仔细看,2020年二季度,挪威养老金便开始进驻顺丰控股十大股东,比淡水泉国内募资产品早了一年。

另千亿巨头也有“马甲”?

资事堂还发现,外资机构活跃的还有阿布达比投资局,它们对券商股独有情钟。

2021年内,这家机构出现在中金公司、华林证券、东方财富、同花顺等上市券商十大股东名单。

阿布达比投资局是一家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使命是将阿联酋国有资产进行谨慎投资,创造长期价值.

该机构成立于1976年,主要从事股票、债券、房地产投资。2009年1月获得了中国的QFII资格,曾有卖方机构分析称,其投资组合市值与沪深300走势方向并不趋同,甚至常常出现相反的趋势,有一定逆向投资的色彩浓厚。

这家机构也长期委托中国本土“操盘手”,受托机构同样为市场化投资团队。

以东方财富十大股东位列,自2020年三季度起,阿布达比投资局就反复操作这家券商股,到了今年三季度再次加仓,持仓市值达18亿元人民币。

这家主权基金加仓之时,高毅资产邓晓峰管理的产品也进入十大股东,持仓市值达17亿人民币。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如淡水泉一样的状况,需要未来更多信息来验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