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制造业,银行也栽了?这家上市公司一年债务逾期7个亿,六家银行卷入其中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券商中国 2020-06-11阅:193

摘要:动资金贷款为啥风险高?来看样本。

动资金贷款为啥风险高?来看样本。

6月8日,台海玛努尔核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台海核电”)公布关于子公司部分债务逾期及累计涉及诉讼事项的公告。截至 2020 年 5月 31 日, 台海核电及子公司连续十二个月内累计发生债务逾期合计为 7.4亿元,发生的诉讼、仲裁事项金额合计为 10.5亿元。

未判决的诉讼、未裁决的仲裁金额合计为4235万元,已判决并正在执行的诉讼、已裁决并正在执行或履行和解的仲裁金额合计为9.8亿元,执行完毕的诉讼、仲裁金额合计为1858万元。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与这家公司有借贷关系的债权人包括包商银行、北京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建设银行、浦发银行等六家银行。 台海核电及其子公司合计向这六家银行贷款约为6.13亿元,占总贷款金额9.1亿元的近七成。逾期本金约为5.79亿元,占7.4亿元逾期本金总和的77.8%。

这几家银行贷款的债务类型均属于“流动性资金贷款”,某大型券商的银行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一般来说,流动性资金贷款风险最高,银行对此贷款态度很审慎,除非对企业非常了解,一般贷款的额度不会很高。但对于一些风控做得不好的银行,就会在这方面吃亏,最终形成不良贷款。

某银行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对于银行来说,贷款对象也是存在鄙视链的。简单来说,国企优于民企,上市优于非上市。受8年前那场钢贸风波的影响,对于偏周期性的落后产能,如钢铁煤炭有色金属这类,客观来说银行是在压降这部分的贷款规模,但高端制造行业类又优于前者。“核电归属于高端制造业,相较而言,还算是一个比较讨好的行业分类。”他说。

多起贷款属流动型贷款,被执行人名下无财产

此次 台海核电公告显示,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和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包头分行已向 台海核电相关方提起诉讼,诉讼金额分别为4235万元、4950万和2.06亿。后两家银行的诉讼案件现处于执行状态,而与北京银行济南分行属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目前正在审理中。

台海核电方与浙商银行的斡旋可谓是一波三折。2018年9月26日,德阳台海核能装备有限公司(下称“德阳台海”,为 台海核电二级控股子公司)向浙商银行成都分行申请借款495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8年9月27日——2019年1月26日。德阳万达重型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德阳万达”)为借款人提供抵押担保, 台海核电、台海集团、陈勇、王雪欣提供保证担保。

因逾期未还,浙商银行成都分行申请执行裁定。几位担保方对(2019)川06执117号执行案纷纷提起异议,最终法院一一驳回异议。截至目前逾期本金 4796万元,德阳台海尚未还清款项。

因与浙商银行成都分行之间的债务纠纷,2019年8月29日, 台海核电及其实际控制人王雪欣、控股股东台海集团、子公司德阳台海以及德阳台海法定代表人陈勇全部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截止到目前, 台海核电及其实际控制人王雪欣依然在名单内。

另一笔数额较大的金额发生在包商银行包头分行与烟台台海玛努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烟台台海”,为 台海核电一级全资子公司)之间。双方于2018年12月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借款金额1.8亿,贷款期限为12个月。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3月9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经网络司法查控,发现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

2020年4月24日,包商银行包头分行提出书面申请,“要求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不申请发布悬赏公告查找被执行人的财产,亦不同意将本案移送破产审查。”

受访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业务推动角度来看,比较典型的是,这几家普遍都是对公驱动型银行。一银行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对公企业主要是靠各个支行在各自区域进行业务推动,在加上核电产业是山东的特色产业,因此以对公业务为导向的一些银行支行是很愿意授信贷款的。

2019年10月31日,在中国(烟台)核能安全暨2019核电产业链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副司长史立山在开幕致辞中表示,山东已成为我国核电产业发展的重要基地,形成了明显的技术领先优势,成为引领我国核电事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

资金紧张,大半股权被质押融资

然而,多起逾期贷款和诉讼背后,无疑折射出了 台海核电在资金周转上的压力。

 台海核电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 台海核电的总资产约为66亿元,较年初下降7.01%。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1亿元,同比下降63.05%,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4亿元,同比下降291.46%。2018年 台海核电净利润就出现了大幅下滑,2019年更是出现了上市五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2014年 台海核电与丹甫股份筹划重大资产重组,2015年成功借壳上市,控股股东为台海集团。可自上市以来坏事连连,股份质押融资、股份被动减持、逾期诉讼并接二连三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截至5月26日,台海集团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 342,140,000 股,占合计持股比例的 91.56%,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39.46%;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的数量为 365,766,462 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97.88%,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42.18%。

2019年4月26日, 台海核电公告称拟向金融机构申请不超过6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2020年4月29日,再发公告拟向金融机构申请综合授信额度40 亿元。

两次董事会意见都称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具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及偿债能力,取得金融机构一定的授信额度,有利于促进公司现有业务的持续稳定发展。

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一个诉求,那就是资金紧张。据业内人士分析,作为一家与核电行业深度捆绑的重资本产业,其本身的发展除了受核电政策高度制约外,还存在投入资本大,周期长等问题。

某银行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对于银行来说,贷款对象也是存在鄙视链的。简单来说,国企优于民企,上市优于非上市。受8年前那场钢贸风波的影响,对于偏周期性的落后产能,如钢铁煤炭有色金属这类,客观来说银行是在压降这部分的贷款规模,但高端制造行业类优于落后产能周期性类。“核电归属于高端制造业,相较而言,还算是一个比较讨好的行业分类。”他说。

积极布局整体战略投资,寻求自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6月1日-6月8日, 台海核电还发布了两则新公司成立公告:

一则为 台海核电的一级全资子公司烟台台海投资设立其全资子公司烟台台海玛努尔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烟台台海智能)暨取得营业执照的公告,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

另一则为二级全资子公司烟台台海智能拟与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烟台国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十亿元。

烟台台海表示该投资目的是根据经营计划及经营需要,投资设立台海智能装备,有利于发挥公司的技术及市场优势,促进公司整体战略布局。

据了解,早在去年7月,台海集团由烟台市人民政府牵头组织,与四家投资机构分别签署了《投资意向书》,投资方拟对台海集团进行战略投资,四家投资机构拟战略投资金额合计50亿元。

四家机构分别为烟台源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桐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中俄能源合作投资基金管理(济南)有限公司和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但此次《投资意向书》仅为意向性协议,存在变动可能性。台海集团公告称,具体条款,将根据最终谈判结果所签署的正式投资协议为准。截止到目前, 台海核电并未对该笔50亿元的战略投资进展进行后续公示。

截图来自: 台海核电于2019年7月15日披露文件关于控股股东签署《投资意向书》的公告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