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树清重磅发声!房地产金融风险会逐步好转,不良处置力度不减

字号+ 作者:李玉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3-03阅:1646

摘要:银保监会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强化金融法治,完善长效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前提下进行。”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银保监会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强化金融法治,完善长效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前提下进行。”3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陪同他出席发布会的是由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赵欢、农业银行董事长谷澍、中国人保集团董事长罗熹、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董事长宋曙光四家机构“一把手”组成的豪华团队。

在发布会上,郭树清就风险化解、不良资产处置、对互联网平台的监管等热点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房地产金融泡沫化风险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郭树清在会上表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就”。

他表示,银行业保险业风险从快速发散转为逐步收敛,一批重大问题隐患“精准拆弹”。比如,2017年至2020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8.8万亿元,超过之前12年总和;影子银行得到有序拆解,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大中型企业债务风险平稳处置。到2020年末,全国组建债委会2万家,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落地金额1.6万亿元。

关于影子银行,郭树清精辟地表示,“过去影子银行规模很大,最大特征就是叫投资也好,叫理财也好,叫P2P也好,实质上还是信贷,相当于银行信贷,或者叫类信贷,就是说做银行业务又不按照银行的规则办。比如办银行有足够的资本金,这些平台没有资本约束,没有监管约束,也没有市场约束,所以问题比较严重”。

谈到房地产的问题,郭树清坦言,“现在金融化、泡沫化倾向还比较强,但是去年投向房地产的贷款增速第一次降到了平均贷款增速之下,这个成绩来之不易。我们相信,房地产的问题会逐步得到好转”。

同时,郭树清也多次提到房地产是最大的“灰犀牛”。他表示,很多人买房子不是为了居住,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持有那么多房产,将来这个市场要是下来的话,个人财产就会有很大的损失,贷款还不上,银行也收不回贷款、本金和利息,经济生活就会发生很大的混乱。

至于资本流入和资产泡沫有可能导致输入性的通货膨胀问题,郭树清认为,“欧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高位运行,和实体经济严重背道而驰。金融市场应该反映实体经济的状况,如果和实体经济差别太大,就会产生问题,迟早会被迫调整,所以我们很担心金融市场,特别国外金融资产泡沫哪一天会破裂”。

至于外资的流入问题,郭树清称,一方面鼓励资本要素跨境流动,越来越开放。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造成国内金融市场太大的波动,我们有信心把这个工作做好。

不良处置力度不减

2020年,我国银行业已经处置了高达3.2万亿的不良资产。郭树清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2021年将保持处置力度不减”。

郭树清解释称,因为我们每年的贷款增速保持在12%左右。疫情发生以后,一些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肯定处于不正常的状态,还款就会有困难,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可能会面临破产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状况,更没有能力偿还贷款。所以不良贷款上升是必然趋势。

农行董事长谷澍在会上表示,全系统去年处置不良贷款超过了3万亿元,农行的情况跟全系统基本差不多,我们是上市银行,数字我还不太方便说,但是趋势和全系统的情况差不多。

谷澍还强调,“以农行为例,我们对不良贷款认定标准非常严格,监管规定逾期90天就要划分为不良,但是我们现在逾期超过20天的法人贷款就分类为不良,以加强资产质量的前瞻性管理”。

谷澍称,3月底是一个比较关键的时点,去年延本延息那部分的贷款,结点是今年3月31日。“我们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监控这部分贷款的资产质量情况。从目前的情况看,比普通贷款不良率高一些,但是仍然可控。”

202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今年是否还有空间?

郭树清在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肯定有很多政策还会延续下去的,让利比较多的是贷款利率,因为今年整个市场利率在回升,估计我们贷款的利率也会有回升,可能会有所调整,但是总的来说,利率还是比较低的”。

互联网平台需要满足资本要求

郭树清在开场白中明确提出,“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至于媒体提到的互联网平台在国内的金融市场应该扮演的角色以及业务的限制,郭树清表示,“互联网平台在中国参与金融,在全世界来看,规模和范围都是最大的,取得了积极效果,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提供数字信贷、数字保险和其他方面的服务,做得是很好的,应该说在世界上是领先的,也有很多创新,我们是鼓励这些创新的”。

同时,他也强调,“不管任何业态的金融业务,都要按照相应的规则规范、法律法规管理,不能有特殊的例外”。郭树清表示,其不认为有什么限制、不允许他们发展的金融业务,但是我们做任何业务比如保险、信托、租赁等金融业务,都必须按照行业相同的规则进行监管。

被问及互联网平台从事金融业务是否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时,郭树清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表示,“如果金融业务是在网上开展,是互联网平台,他们办的银行也好,办的小贷公司也好,或者是消费金融公司也好,我们要求他们必须和其他的金融机构一样,要有充足的资本”。

郭树清举例,“为什么出现很多非法集资的案例,很多群众被裹挟进去,觉得收益很高,8%、10%、12%。做非法集资的人解释说,为什么银行的收益那么低。因为银行人多、大楼多、成本高,所以他们不能提供很高的回报。不是这样的,主要是因为资本的约束”。

郭树清强调,互联网平台只要做同样的金融业务,就要有同样的资本充足率。但是我们考虑历史的原因,给了他们一个过渡期,有的项目是到今年年底,有的是到明年年底,甚至可以研究再长一些。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