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大紧急信贷工具齐上阵 美联储“火力全开” 引发金融泡沫担忧

字号+ 作者:陈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7-02阅:243

摘要:尽管美国经济呈现复苏迹象,美联储救市措施依然火力全开。

尽管美国经济呈现复苏迹象,美联储救市措施依然火力全开。

近日,美联储宣布,一级市场企业信贷工具(PMCCF)在6月29日向企业开放,这意味着美联储在疫情期间所采取的9项支持信贷市场应急举措悉数落地。

与此同时,美联储已通过二级市场企业信贷工具(SMCCF),成为多家企业债ETF的重要持有人。

彭博数据显示,当前美联储已成为iShares安硕iBoxx美元投资级公司债ETF(资产管理规模540亿美元)的第三大持有人,以及领航短期公司债券ETF(资产管理规模290亿美元)与领航中期公司债券ETF(资产管理规模360亿美元)的第二、第五大持有人。

在美国对冲基金 PGI投资策略主管Ivan Petej看来,当前美联储大举进入企业信贷市场“托市”,主要是基于两大因素,一是海外央行货币互换与QE购买国债规模持续缩水,令美联储可以腾挪大量资金用于救助美国企业信贷市场,二是随着疫情扩散导致越来越多美国企业申请破产,美联储也意识到给企业信贷“兜底”变得刻不容缓。

数据显示,截至6月24日,今年以来已有3427家美国企业申请破产重组,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暴发期间的企业破产数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30日向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美联储政策的“首要目标”是帮助在疫情期间失业的约2500万工人恢复工作,但第二波疫情来袭可能再次破坏消费者信心,加大企业经营压力。

然而,美联储在企业信贷市场的一系列“托市”举措,却引发金融市场对企业债资产泡沫风险的担忧。

Yardeni Research创始人Ed Yardeni近日发布报告指出,美联储的企业信贷“托市”举措正激发大量僵尸企业发行债券,无疑给未来大量债券违约埋下隐患,尤其在美国经济复苏进程缓慢的情况下,这种隐患正被“放大”。

“更重要的是,美联储托市行为还引发大量散户投资者买入企业债进行政策套利(高价卖给美联储),但事实上,越来越多企业经营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券利息。”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其结果将是散户还没等到美联储买入,就会发现手里的企业债已遭遇兑付违约,直接触发企业债资产泡沫全面破裂。

美联储为何为企业债“托市”?

为了更好地落实一级市场信贷工具,美联储决定采取两种参与方式,一是与其他投资者共同购买符合条件的银团贷款和债券,二是作为唯一投资者购买符合条件的企业债。

在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美联储此举来得恰逢其时——因为当前投资机构普遍担心市场资金正无力承载日益庞大的企业发债募资需求。

花旗银行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今年以来美国公司债发行规模已突破1万亿美元,即便下半年公司发债速度放缓,年内总发行募资规模仍将是2019年的约两倍。

与美国企业大举发债募资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越来越多投资机构正在逃离企业债市场。

随着越来越多美国大型企业申请破产重组,海外投资机构正在压缩美国企业债的投资额度避险,而不少美国对冲基金也将资金转移到信用评级更稳定的国债资产,以规避企业信用风险(包括信用评级被下调引发债券价格大跌,以及突如其来的债券兑付违约等)。

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这令美联储务必迅速成为多只企业债ETF的重要持有人,因为上述企业债ETF主要认购美国大型企业的债券,美联储此举无疑在给大型企业发债募资“托底”。

“更重要的是,美联储仍打着四两拨千斤的算盘。”他认为。美联储通过动用少量资金进行托底托市,带动大量市场资金回流企业债市场开展政策套利,从而有效解决企业日益庞大的发债募资需求。

甚至美联储将这种策略,还运用到能源企业救助领域。

美联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份,其购买单个企业债券规模的20%,用于能源公司和公用事业。

市场普遍预期,目前美联储购买的单个企业债规模逾13亿美元,这意味着美联储投向能源企业债券的投资额约在1亿-2亿美元,其中2000万-4000万美元可能买入能源企业垃圾债。

然而,美联储此举未必能取得预期效果。

德勤发布最新报告指出,过去15年期间,美国页岩油产业净负现金流总计为3000亿美元,冲销另外4500亿美元的投资资本,且在产业顶峰时期也没能赚钱。

“更糟糕的是,当前美国能源领域的僵尸企业破产案例最多,直接触发投资机构纷纷用脚投票。”Ivan Petej指出,只有极少数投资机构愿意冒着能源企业破产的巨大风险,去赚取美联储托市所带来的微薄政策套利收益。

机构担心美国企业信贷资产泡沫

美联储积极为企业信贷市场“托市”,反而引发金融市场对企业债资产泡沫风险加剧的担忧。

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表示,当前美国信贷市场资产泡沫风险加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美联储托市与极低利率环境下,越来越多企业寻求发债融资缓解资金压力,直接导致企业负债率水涨船高,无形间加重了企业财务负担与破产风险,二是大量投资者买涨企业债寻求政策套利,导致企业债风险定价日益扭曲,比如不少能源公司垃圾债收益率较同期国债仅仅高出600个基点,远远低于投资机构给出的1000-1200个基点“合理区间”,由此导致能源企业垃圾债价格虚高,极易引发雪崩式下跌。

“这背后,是散户投资者正在助长企业债资产泡沫破裂风险。”一位美国债券经纪商向记者坦言。因为他们认为即便美联储托市力度低于市场,但众人拾柴火焰高,只要政策套利者不断涌入,他们就有足够高的价差套利收益。但问题是,这种极具投机性质的政策套利行为来得快去得更快——一旦越来越多企业破产导致债券兑付违约风波四起,他们就会树倒猢狲散,触发企业债价格大跌与流动性风险爆发。

Ed Yardeni认为,尽管美联储托市举措有助于恢复企业债投资信心与交易活跃度,但企业信贷市场未必需要那么多QE资金,一旦美联储持续投入QE资金导致企业债市场流动性泛滥,将制造一个巨大的金融资产泡沫。

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对此表示,目前美国信贷市场资产泡沫破裂的最大风险,未必是美联储投入大量资金,而是美国企业艰难经营与债券价格过高的巨大反差,尤其是疫情反复令越来越多美国企业发现经营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券利息,由此将带来日益严峻的债券兑付违约风波。

牛津大学调研数据显示,美国利息覆盖率低于1的企业占比在疫情期间翻了一倍,达到32%,表明越来越多公司经营利润不足以覆盖债券利息兑付。

“目前只能指望疫情早日结束令美国企业利润大幅回升,才能挽救企业信贷市场资产泡沫破裂风险。”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坦言。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微博 微信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