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省级融资平台的违约 涉及5亿资管计划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券商中国 2018-05-02 我要评论

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融资人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又有省级平台违约,这次是天津,涉及5亿资管计划

  适逢五一“劳动节”假期,又一家省级融资平台的违约。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融资人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4月29日,作为通道方的国通信托紧急发公告声明该业务为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5亿元,国通信托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的职责,项目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实际上,今年年初就已曝出首例省级平台违约,即云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未能及时偿还信托贷款本息,而此次省级平台违约轮到了渤海之滨的天津。

  中电投先融公告延期兑付

  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电投先融”)发布公告,称旗下“中电投先融·锐津一号资产管理计划”、“电投先融·锐津二号资产管理计划”3—4期延期兑付。

  据介绍,“中电投先融·锐津一号资产管理计划”、“中电投先融·锐津二号资产管理计划”用于认购方正东亚信托(现已更名为“国通信托”)发起设立的方正东亚·天津市政开发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人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开发‘’),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建设”)。

  该资管计划第三、四期原到期日为2018年4月13日、4月14日,中电投先融作为管理人在项目到期前后,多次现场或致函方式督促融资融券还款。但是,由于融资人目前正进行资金归集,未能按时偿付本息并请求延期。

  经过协商沟通后,融资人于4月27日向国通信托出具延期支付的函件,承若第三、四期全部贷款本金和利息将于2018年6月29日前全部清偿。

  不过,中电投先融没有具体披露上述资管计划逾期的规模与金额。

  受托人国通信托官网发声

  4月29日,国通信托在官网发布公告,详细介绍了上述资管计划。

  国通信托表示,根据委托人中电投先融的意愿在2017年设立了“方正东亚·天津市政开发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计划”,以信托资金向天津市政发发放了信托贷款共计5亿元,信托计划各期限已于2018年3月23日至4月14日陆续届满到期,因借款人天津市政开发尚有部分贷款本息没有清偿,该信托计划尚未清算结束。

  同时,国通信托特别说明该信托计划为事务管理类信托,项目风险都是委托人承担,受托人国通信托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等,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职责。

  此外,国通信托已经发函告知委托人天津市政开发尚有部分贷款本息未清偿,后续将严格根据委托人指令采取措施。

  “这些业务对于国通信托而言,属于通道业务,因此对公司基本没有影响,但对机构信心有所打击,以后地方融资平台可能更加不好融资了。”接近该项目的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委托人与融资人背景“显赫”

  根据国通信托公告,可以基本捋清楚其中关系,即资金来源于委托人中电投先融所募集的资金,融资人是天津市政开发,受托人即俗称通道方是国通信托。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中电投先融亦来头不小,于2015年10月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该公司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员和中国期货业协会会员。

  公司官网介绍,中电投先融隶属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的专业化资产管理公司,依托央企背景和强大的股东实力,股东方包括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国家电力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

  而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前身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总公司,成立于1983年,是当时天津市屈指可数的国有大型房地产企业之一,服务领域包括房地产开发、土地整理和宾馆服务,股东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天津市政开发的股东天津市政建设集团也是此次资管计划的保证人,且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为天津市国资委。

  此前,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过企业债,去年7月27日,鹏元资信评估为该公司“2012年市政项目建设债券”发表过评级报告,债券信用评级和发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均为AA级,评级展望为负面。

  鹏元的报告称,天津市政建设集团的房地产销售收入受限购政策影响存在不确定性,部分项目存在销售压力;截至2016年末资产负债率达到91.17%,有息负债规模攀升至504.53亿元,且一年内需偿付的有息债务规模达157.73亿元,偿债压力较大,较高的财务费用严重侵蚀了公司利润,公司面临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等风险因素。

  “没想到天津的融资平台也会出事”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天津备受外界关注的是,今年1月11日,天津滨海新区宣布挤出“水分”,不再重复统计注册在当地、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将2016年的GDP从10002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

  无独有偶,2018年初,内蒙古也“自曝家丑”,称经过财政部门反复核算,应调减全区2016年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应核减2016年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区工业增加值的40%。

  “现在东北地区政府融资平台业务真没有人敢碰,但天津的融资平台是真没想到也会出事”华南某信托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现在敢做政府平台业务的信托公司,都是胆子大的,而且基本依靠第三方渠道销售。”

  同时,除了地方政府GDP“挤水分”令机构人士对地方政府偿债实力存在疑虑,今年财政部也频频发文遏制地方政府举债。

  今年3月底,财政部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简称23号文),进一步规范金融企业与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的投融资行为,遏制地方政府存在的违法违规和变相举借债务问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