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机床被疑虚构7.6亿债权 中江信托不幸中招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华夏时报 2018-03-26 我要评论

令人未料到的是,所谓7.59亿元的应收账款原来子虚乌有,甚至大连机床集团提供给中江信托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及文件加盖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公章均属伪造。

一家2007年到2014年连续8年销售收入超百亿元的海外建厂企业,曾经是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排名第八、中国机床行业中排名第一的昔日龙头企业,作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业十八罗汉之一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机床”),遭遇突变而走向了破产重整。

  大连机床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共有111家债权人向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重整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总金额约为225亿元。
 

一年前还在投资数十亿元在国内布局生产基地、与俄罗斯第一大燃气仪表制造商联合在俄建厂的大连机床,在国际机床行业遇冷、国内经济不景气等背景影响下风光不再,因急需资金却又融资受阻,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的债务危机而满目疮痍,不得不走向破产重整。

  《华夏时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发现,大连机床不仅仅有普通的债务危机,2016年9月至11月间,大连机床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信托机构“骗取”资金6亿元,或涉嫌经济犯罪。

  虚构应收账款

  一位江西杨姓投资者讲述了他的投资过程。2016年9月,中江信托发起名为“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金鹤189号”)的产品,看到发起单位的确是正规的金融机构,就购买了这款产品并等待收益。

  相关信息显示,“金鹤189号”发行机构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江信托”),发行时间是2016年8月20日,付息方式为半年付息,融资主体是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用途是补充公司流动性资金,提升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及公司资产流动性。

  一般专业投资者在甄别信托产品时,最重要就是要看还款来源、担保方及风控措施。这款“金鹤189号”还款来源为大连机床集团的经营业务收入,担保方高金科技的经营业务收入。风控措施包括管理层控股的投资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高金科技”)提供担保、大连高金科技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其他保证、合约7.59亿应收账款质押及其他财产的抵质押担保等。

  据相关资料显示,“金鹤189号”信托产品担保主体大连高金科技属大连机床管理层控制的投资公司,旗下分别拥有数控股份、资源集团、中拥集团等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华东数控(*ST东数)号称“工业4.0第一股”,担保方高金科技为其第一大股东。

  资产总额超230亿的全国机床工具行业排头兵企业为融资主体,管理层控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高金科技为担保主体,最重要的还有合约7.59亿应收账款质押,这款募集6亿元的信托资金看起来非常“靠谱”。

  然而,投资“金鹤189号”信托计划的众多投资者们,在很短时间里,就在网上发现大连机床出现了公募债违约的情况,接着就是自己到期的信托产品利息也出现无法兑付的问题。

  “我们不敢相信,大连机床会出现违约。”一位投资者表示,当地投资者了解到,中江信托这个项目还有后手,因为大连机床申请信托融资时提供了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比亚迪”)所欠其7.59亿应收账款做质押。

  令人未料到的是,所谓7.59亿元的应收账款原来子虚乌有,甚至大连机床集团提供给中江信托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及文件加盖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公章均属伪造。

  比亚迪向审理中江信托诉大连机床等企业民事案件的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回函表示:中江信托向我司出示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中所约定的我公司与大连机床的债权债务并不真实存在,我公司与大连机床无任何业务往来;前述合同所附带之《债权确认函》为虚假文件,《债权确认函》所显示的我公司公章与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前述合同、文件在中江信托向我公司出示之前,我公司对所有内容均不知悉。

  比亚迪还表示,截至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对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的到期应付未付货款合计人民币1074240元,其余往来应付货款均已结清。

  比亚迪所欠大连机床一百多万元的货款,在大连机床申请信托时却戏剧性变成7.59亿“应收账款”。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2016年8月,大连机床主动找到中江信托进行融资,融资中大连机床提供了其“合法拥有”的对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的近7.6亿元应收债权。

  对于应收账款细节,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说:“2016年8月23日,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带着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到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对《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盖章,由所谓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了签字和加盖公章。”

  “2016年9月至11月间,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我公司骗得资金6亿元,我司发现这些犯罪线索后,立即于2017年5月紧急向江西省公安厅报案,江西省公安厅已于2017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骗取贷款立案侦查。”中江信托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7年11-12月间,大连机床某副总及财务总监已被江西警方控制,而最重要的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则“不知所踪”。

  破产重整迷局

  大连机床引发的严重债务危机,已令其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不得不走向了破产重整,包括“金鹤189号”信托投资者在内的众多投资者已无法正常收到其投资收益,大连机床也已触发多起债券违约事项。

  2017年11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集团及其关联5家企业正式进入重整程序,并指定了重整管理人。

  “中江信托2017年5月份报案,公安机关在9月份已经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在11-12月份间,大连机床相关犯罪嫌疑人被江西警方控制的情况下,大连中院公告大连机床破产重整;而在此期间,大连机床重整管理人等相关负责人曾到江西南昌与中江信托进行接触,希望刑事案的办理不要影响大连机床重整。”中江信托明确表示,中江信托受众多社会投资者之托,是大连机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人,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江信托会代表广大投资者,坚定要求尽快查清案件,追回被大连机床骗取的财产,维护投资者利益。

  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大连机床通过犯罪行为非法占有的被害人财产,不是大连机床的财产,而属于受害人所有。在刑事案件终结、涉嫌犯罪所得的一切财物追缴或者退赔前,应当中止重整程序。

  本报记者就大连机床重整相关问题联系大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于德虎、大连市机械行业协会会长刘江军,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华东数控股份,在大连机床重整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令人困惑的变化。进入重整程序后,为大连机床提供担保,同时也是被申请重整的大连高金科技所持的被多轮冻结的华东数控股份又被强制拍卖,重整困局更显扑朔迷离。

  2018年1月19日,中江信托给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重整管理人的公函中认为,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诈骗方式从中江信托取得的资金并非大连机床等公司财产,系中江信托作为刑事受害人所有的财产,要求犯罪嫌疑人立即退还从中江信托骗取的财产。

  “在刑事案件正在侦办、查清事实、追缴犯罪财产之前,大连机床却进入了重整程序,其重整财产范围、属性将无法明确,这会直接影响其重整效力和责任承担;实施重整程序,势必会直接干扰刑事案件的侦查和赃款的追回,将直接侵害刑事经济犯罪受害人的财产所有权,严重损害我司信托计划广大社会投资者的财产权利,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上述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认为,大连机床等企业的重整案件,依法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驳回;至少该案件重整程序应当中止,并要求大连机床及重整管理人立即退还从中江信托获取的犯罪财产。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